【王者荣耀】没头没尾的一个梗.

【第六部分以前是画风正常的部分.原因是我做不到全程严肃x.】
【我确信我调过格式,可系统要和我友尽.】
【邪教大法好嗯.】

1.
高肃认识高渐离,纯粹是个意外。
2.
高肃第一次遇见高渐离,是在长平战场附近的一个镇子上。
那时的高渐离,模样甚是狼狈,双臂护紧了琴,衣襟上不时显出几滩暗红的血迹。高肃眼见这似是落魄的琴师不合时宜地向周边打听起燕丹座下荆轲的消息来。
有旁人询问了琴师的身份。难怪,附近便是大秦方才血洗的战场,莫不是秦国要以屠城派来的奸细,抑或只是妄想能雇佣这已死的刺客灭嬴而已。高肃想着——他也只是想想。刺秦这样的事,不论佣金如何,高肃是决不愿趟这浑水。他有他和前朝没算清的帐,至少了结之前,高肃怎的也不会把性命搭在他人的恩怨上。
“我啊,”琴师看似诚恳地答着,“只是个曾在长安弹过琴的乐师罢了。”
哦,真是个琴师,还是长安来的。
“那又为何离开长安,到这临近长平处来?”
琴师一笑:“长安米贵,居大不易。”
周围的人约是都看出这琴师有问题,无一不见之退避。毕竟都不愿扯上嬴家的恩怨,高肃也起身欲走,不想琴师恰好拍住了他。
“打扰,请问您可知卫人荆轲旧居于何处,如何寻得?”
这种时候就该装傻:“抱歉,阁下所言之人之地,吾确是不知。”
“这样,既然同为刺客,”乐师压低了声音,稍有些许笑意,“兰陵王不知道的事,我也不必再问他人。”
兰陵王。
高肃摸出匕首。
“哎呀,您看,除了这把琴,我可是什么都没带。”琴师摆了摆手,笑颜不改,道,“我刚巧从那埋葬了整个长平的武安君眼下侥幸逃生,一人敌一城,便是又遇着了兰陵王,您说这巧不巧?”
能从白起手下活着出来,又辨得出自己的身份。高肃眯起眼认真打量了琴师一番。
“什么人。”
“长安乐师,高渐离。”
3.
再遇见高渐离,是在咸阳宫了。
确如高渐离所言,他是个乐师。只是长安到咸阳,换了座城,改抚琴为击筑罢。
名为荆轲的少女呈上燕国地图,席第间一时充斥了紧张与欣狂。
然而高渐离却在这一切之外,他自有他的任务,眼见那秦地的怪物,嬴氏的兵器,手执利刃,悄然立于阴翳之中。
少女展开地图。滚轴愈动,图纸将尽。
图穷匕见。
高肃看见怪物挥起镰刀。
少年抽出匕首,欲行刺。
手起刀落。
同样注意到的,还有高渐离。
即便宛若神人,慌忙中有所顾虑难免自乱阵脚。
何况高渐离只是个乐师。
高渐离急了。一个乐师急了。
这乐师于是忘记了什么魔音,直接掀起筑砸了上去。
4.
这一掀勉强抵住白起的兵刃,却没能挡过暴君倏来的一击。
染血的天子剑仍旧泛着一层金光,直穿了少女整个腹腔。
“阿珂?!”
乐师的声音有些颤抖。
白起偏偏这时候认出高渐离了。
“是汝,”怪物不慌不忙地开了口,“长平一遇且得苟且,今竟欲谋反。”
高肃仿佛能嗅得空气中弥漫着更为浓重的血腥。
“当诛。”
5.
高肃开始犹豫是否要出手了。他也怕事,或许更多是嫌过于麻烦,然而毕竟凭他一人,现今这事不了,是出不得这咸阳宫的筵席。
6.
将军斩下一刀,却未能正中乐师。扑救乐师者,
“兰陵王,高长恭。”
秦国君眯起双眸,瞳色红得似是能滴出血般危险。
“武安君。”国君下达了旨意。
“行刺者,杀无赦。”
7.
高渐离像是什么都没听见:“放开那女孩!”
“哦,”嬴政笑了起来,提手,遂拔剑,血溅于殿上,“汝说的,可是这样放开?”
少女终撑不住,直倒下去。
高渐离正恼,顺手抄起高肃的面罩砸向嬴政,巧着被白起接下。
失了面罩的刺客突然后悔冲出来了。
嬴政挺烦的:“白起,照这刺客脸打。”
8.
“高渐离。”高肃整张脸都是阴沉的。
乐师眼神难得的坚定:“……高长恭你别拦我我要去救阿珂。”
“……”我这队友是人机还是小学生?“一会儿我数一二三,咱俩一块开大,我去救那荆轲,你就控场开路。”
“是阿珂。”高渐离神情极为严肃地纠正。
高肃开始怀疑人生了。
“你再不快点儿,她怕是真要去陪那荆轲了。”
“哎——好——”
9.
虽说侥幸逃了出来,高渐离臂上不免挨了白起一钩。
“嘶——”高渐离疼得咬紧牙关,“秦医生倒是下手轻些,不比那白起不知轻重。”
扁鹊面无表情地紧了紧包扎的绷带:“白起竟仅这番气力?太过善矣。”
“……等等神医你刚说啥?”
高肃觉得自己肯定有毛病才会要带这两人到扁鹊的医馆来。
“那姑娘的伤势自当调养数月方可恢复。既要长宿医馆,那上山采药和整理材料一类琐事,你这乐师定然要全部做了,不得有所纰漏,也可当作住宿费了。”
高·除了弹琴击筑喝酒和歌惹阿珂烦以外啥都懒得干·渐离:“整理材料……不会尽是些死尸骸骨罢?”
“你还想碰这些?单是草药也够你忙得焦头烂额了。”
“……”不是很懂你们当医生的。
“至于兰陵王既已允我将以数具被刺杀者尸体为诊费,对你这乐师也算是恩惠?”
高渐离一愣。
好像欠了高长恭的人情?
高肃别过脸去。
其实你不扭头我也看不见你表情啊。高渐离看着早在刚进医馆就随手扯了条布蒙在脸上正别扭的整个人都不好了的高肃,想。
高渐离扬起头来笑道:“那就麻烦兰陵王再为我找把三弦琴了,待我臂伤一好,弹曲《离歌》以致谢意,如何?”
“……”所以我还得先给他弄把琴?
扁鹊:不是很懂你们搞音乐的。
良久,高肃悠悠答,曰:“还是,换成《入阵曲》好罢?”

【END】

评论 ( 7 )
热度 ( 32 )

© moxingcheng | Powered by LOFTER